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帮助
开启辅助访问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新浪微博登陆

只需一步, 快速开始

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桐乡生活论坛

桐乡生活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

中华文明 东发西渐

发布者: 程柱石 | 发布时间: 2019-7-11 17:09| 查看数: 2217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

x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中华文明 东发西渐


    一位文博界前辈,曾如此判断:"中华文明的曙光,是从良渚文化昇起的!"
    诚然,我深信其论断,因为其是完全符合历史真实的。
    也有人这样说:“夏文化不以良渚文化为主体,因为河南地区本身有自己的文化,良渚文化比他先进不了多少。'
   感谢他筆下留情,没有把良渚文化给否了,还是承认良渚文化是先进的,只是“先进不了多少。”
   这里且不去作比较,我们就先来说说良渚文化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文化?她的时空背景如何?其成就如何?
   我们知道,良渚文化的地域,在江浙二省的杭州、湖州、上海、海宁 .桐乡 德清,长兴,苏州,常州等地、已发现遗址无数,发掘出土,自然出土良诸遗物之多,实难统计(国家博物馆藏有众多的良渚玉器、民间亦有海量藏品,当工艺品走私出境海外的更不知其数)那是一支地域广博,内涵极其丰富,面貌无比灿烂,其他任何一支文化均难以比肩的上古文化。在距今四千年到五千年前,在这个地域内己形成了一了国家的鶵形,也就是良渚国,笔者为了探寻其历史背景,拟称它作“防风囯'。因为当时这一片地盘,是属于东夷九黎族的一支——防风氏族所统领的,防风氏是该文化的当家人,他是帝舜部族联盟中的一员,舜是东夷人,这是孟子说的。必须着重说明的是,在这个地域内並非只是防风氏一族,还有当地的原住民,即百越族,可能还有三苗人。其实,防风氏族与三苗人是同根同源的,都是蚩尤的后裔。防风氏与百越联烟,成了亲家,形同家人,因此防风族与百越,三苗和谐共处,而防风氏是首领,也就是防风国君,他领着族人及其共居一地的百越人,三苗人在上几代防风氏所传承的文化的基础上,培育着这支光照八方的伟大文化一一良诸文化,笔者称其为防风囯文化
  我们不妨作如此推想:这个防风囯一定历經了一段相当时期的太平盛世,否则不可能造就出如此壮丽.宏伟的文化来!先说说农耕文化:长江下游的太湖流域,地势平坦,偶有山丘,防风囯又历經了几代人的辛劳,造就了大片大片的良田沃土,种植水稻.桑蔴,蔬菜.菓木。农业,这个国之根基,已奠定得结实稳固,因山林分布,河湖交织,漁猎业也甚发达,飼养家畜已是农家副业,猪狗牛羊随处可见,囯人不缺美食,可见防风囯的农耕文化已高到了何等水平?一个民族,一个囯家,农业是基础,是根本,农业兴则百业兴,故而防风囯的工业(手二业)也必然异常发达。制陶业,紡织业,琢玉业已有了明确分工,农业提供的蔴皮、蚕丝、作为纺织原料,织成蔴布、絲绢,改善国人衣着,制陶业的陶土就地取材,陶器有粗精之分,著名的良渚黑陶,器形端庒,漆黑光亮,还有少量的彩陶。防风囯古人的审美,由此已可見端倪;玉凋业的玉材,取自就近,也不排除从远处获取,由水路运达。比如东北的岫玉料,用独木舟,渡过海峡,古人是有这亇能力的,故不缺玉料。良诸玉雕举世闻名,后靣再述。还有一点特别重要,那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段,一定沒有战争。防风囯君防风氏,是亇没有扩张野心的囯君,国民亦然,他们不与隣邦争这夺那。但是你不惹人家,人家惹你呢?没美系,访风囯是出了名的大人囯,所有男子一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勇武大汉,真有别国的武力来犯,防风囯君一声令下,国人放下农具,工具,拿起武器,立马把来犯之敌打了回去。所以防风囯人一定几代人过上了相当长一段时期的太平盛世,所有国人都专心於自己的事业。不但传承上辈的成功经验,也学习隣近邦囯的先進东西,比如东北的的红山文化,附近的河姆渡文化,较良诸化稍晚的龙山文化等,都与之有深厚的渊源,传我所能传的,学我所需学的。因而造就了良诸(防风囯)文化的蓬勃兴盛。防风囯的社会状态,一定是和谐美好的。他[她]们无分男女老幼,平民贵族,均互敬互爱,平等相待,連防风囯君也和平民一样参与劳动[共同抗洪],故而社会是和平安逸的。不禁令人神往!  
  下面,特别要说的是玉器雕琢,眾所周知,良诸玉噐的器形,多姿多式,千态万状,工艺精致细膩,紋样独特繁密。拣主要的来说,比如玉璧,玉踪,玉钺等重器,它们不仅是财富的概念,並且是意识形态的载体。但是,要对品类极其繁多的良诸玉噐定名,确实是件大大的难事。有的,已被周代古人的《礼记》定了名,有的,近现代考古文博界已给出了名称。而需要对四五千年前的奇特物件定名称,也只能猜谜一样,凭着物件表现的许多元素来猜测其用途,而后给其定亇名称。当猜测时漏了某些元素,或意会錯了某些元素,那定出的名称必然就南辕北辙、错到没方向了。因此笔者也就只能依照前人及考古文博界的定名来称其名。有的,筆者有不同看法,就加以说明,未有定名的,也就只能像猜谜一样地猜了。   
   言归正传,玉璧象天。一块圆形玉餅,中间开一圆孔,大者双臂合围,直徑可迏五厘米以上,小者一掌不盈握。(仅几厘米直徑)有的刻有纹飾。说到紋饰,必须特别说一下神人兽靣纹这一纹样,一位头戴羽冠的武士坐于一头神兽之上,神兽只有一个巨大的头,双目圆睁,颌下伏着两爪。据有人说:神人应该是东夷九黎族的首领,防风氏的先祖蚩尤的神像。这亇图形,在良诸玉噐上随处可見,它应该是良渚(防风)囯的囯徽。有的还刻上图案化的鳥纹,还有刻一鳥立于一柱形石之巅,东夷人是崇尚鸟的。    周代人说:蒼壁礼天,古人有天圆地方之说,玉璧是圆形的,故用以作祭天的礼噐。
   玉踪象地
   礼记云“黄琮礼地,琮一般都是外方内圆的柱状物,有的四转角刻有兽面纹。大的玉琮每一靣的中间宽槽内刻有防风國的國徽,有者刻一组,有者刻两组。
有多节高体的,琢得挺拔秀美,据报导,全囯发现最高的玉综高达47.9厘来,[藏中囯囯家博物馆],第二高的在台湾博物院,高47厘米。而笔者在民藏中看到有高达50厘米的玉踪不止一,二件,有的体量甚大,高达五十厘米以上的也在民间珍藏着。当然是在排除后仿,赝品的前提下。除了外方内圆的之外,还有三角形的,外圆内圆的,外楕园内园孔的,外八方形的,外菱形的等等。因此,玉琮並不单是外方内圆这一种形制,而是多种多样,各式俱全,因此玉琮象地一说,有再探讨的必要。     
   玉钺象人。持什么样钺的人,表示其是什么样的身份。据此,证明防风国已形成了階級,这己有定论,不赘。钺的形制均为上端平齐,有的不磨平,呈参差状,钻有一孔或二孔,刃部弧园,较上端宽大,孔下有的雕防风國國徽,有的上端一角还凋有图案化的鳥纹。大多为木柄,柄两端均有玉雕的柄端饰,柄端飾也凋有防风囯徽,或省去神人,单雕兽面纹。有的柄是用玉凋成的,同样凋有防风国徽。柄上部开一与钺的上端同样大小的长方孔,刚好将玉钺嵌入,柄上有小孔,可以用皮绳或其他什么绳从柄孔及钺孔穿入,将玉钺与玉柄牢牢綁定,再垵上柄端饰,一把庒重肃穆的玉钺就呈现在眼前了,对着它,不由得不令人粛然起敬!   
   防风国的玉噐不胜枚举,择主要者再举几例,有一种被命名为“锥状器”者,一端有隼,隼上有孔。一端呈尖形,有的通体混园,有的上半截呈方形,像玉踪一样,凋兽面纹,有的用沟槽分成几节。有短小的,长仅三至四厘米,可作饰品;有的八九厘米或十数厘米,可作发簪,有的长达三十多厘米,稍短者也有二十多厘米,方处有三厘米左右见方,甚至遠逺超过。此种器物以锥状器名之,似乎仅就其形状而名之。笔者以为,此物可能与軍事有关。虽然防风囯是否有軍队建制?暂无从査考,而防风国举国昇平,不需軍队,但是若有敌来犯,就必须用兵了!兵呢?放下农活的农民,放下手工业活的手业工人,拿起武器就是兵了。要调动兵员,必须得有信符,较大型的锥状器,可能就是当时的兵符,[到后来演变成了虎符]。笔者的推断依据是:锥状器的一头是尖的,与箭鏃、矛,戈等相类,因而判断该器极可能与用兵有关。
  有一种玉圭,狭长的板状器,上端平齐,或开倒三角缺口,或下凹圆弧状缺口,下端略宽於上端,有上端呈等边三角形,下端稍狭者,均凋有防风國徽。这可能是举行什么仪式,由具有相当地位的人手持的礼器有一种半块璧状之物,已定名为璜,其大小不一,有的凋神人兽面纹,有的省去神人,只调兽面纹。有的光素元纹,弦的两头各钻透一孔。其中小型的,或弦长不超过15厘米的,可以串在珠、管的下面,作为项饰,但弦长超过三十厘米的作何用度呢?作飾物是绝对不行的,掛在人体的任何一个部位,都使人难以忍受,只能掛在屋内的某亇地方,或者作为一种信物,如朝聘等等。[周礼]云;[玄璜礼北方],这是后人以礼器说的,在当时究竟作何用度?只能待专家研究了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有一种被定名为冠状饰者,呈倒梯形,上端两边及中间凸起,稍大的中间凸起的下边透凋横而长的孔,下端琢长隼,隼上両边各钻一孔,大者钻三亇孔或多孔。小的可以装铈在冠上,极大的重量论斤计,决不能作为冠饰,其用途有待再考证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有一种上小下大,呈锤子般的玉凋件,大者重有几斤,小者重几两,形似水滴状,无论轻重,小的一头均钻有孔,可系绳子。更小的可作佩饰;大者的用度,极可能是秤砣,是秤物件重量用的。捨此而外,想不出其它用度了。如確是秤砣,則证明在新石器时代,已有了可以秤重量的秤了。但那时对重量的统计称谓是什么?是鈞,石,还是斤,两?或者是别的我们尚未知道其计重量单位称什么?那就只能等待以后的发现,比如对当时的刻划符号(文字)的破解了。          还有玉纺轮,是纺线用的工具。玉锛,玉耘田器则是农事的器具。玉劈刀,有大小器形之不同。这类器物也凋有兽靣纹,窃以为非实用器,而是作为礼器应用的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动物类的玉凋件,品类繁多,有鱼,鳥,蛙,龟、蝉、猪等等。都形神毕俏:小巧可爱,但也有较大件的。姑且将其归为玩具类吧。实可称奇的是这些动物玩具,也调有防风国徽或单独的兽面纹。可见防风囯人对自己的祖宗和囯家的情怀,他(她)们时时不忘国家和祖宗。在这一点上,我们今人还真的应该好好地学学古人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出土最多的是珠,管。玉珠有大小,非标准的园球形。管的形制较繁,有长短之别,有粗细之分,有形状之异。有的呈园筒状,有的两端略小,中问膨起,呈腰鼓状。有的束腰,有的呈三角形,有的楕园形,有的似小形的玉琮,此类珠、管均为人的装饰品,不但女人佩带,男子或亦佩用。如串成项饰,中间或夹穿些其它形制的小物件,如小形的锥状器,或最下端掛一件小玉璜之类,总之务求多变、美化。从飾物上,已可见古人审美之高标准。防风囯人对手臂上的装饰也甚讲究,因此有各式手镯。有扁方形,有扁园形,其上均凋有兽靣纹。有一种外沿等分调有四了兽头,也许是龙头,视之既庄严又神秘。在元朝已有著录,定名为“蚩尤环”。苗族人历来将其视为圣物,也称蚩尤环。绝无人敢以亵读。直到现在也是如此,可见蚩尤在苗族人心目中是多么的神圣和伟大!据说蚩尤是苗民的祖先。其实凡东夷人,比如舜帝、防风氏等都是蚩尤的后人。焉知你我的祖先不也也是从蚩尤传下来的呢?蚩尤战败被杀[或被流放],不少东夷人已融入了汉族,所以,有人提出过“我们是[玄黄子孙]的说法不妥,还应该加上蚩尤的大名'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接着说玉器:有一种凋琢难度特别高的玉器,必须着重说一下:防风囯人嫌陶器不够精美,于是就用玉石调成容器,有玉雕盖罐,玉碗等。这些容器都需掏膛,也就是挖空。而掏膛工艺在玉凋中是难度极高的,防风国人做到了。琢成的盖罐,壁不甚厚,器盖与器口丝絲入扣,外表打磨得极光润,也凋刻有神人兽靣纹的防风囯徽。玉碗的壁较盖罐薄,其制作难度就更高了,碗上也凋兽面纹。当然,这类物件是属奢侈品了,一般人是用不起的,一定是防风国的贵族所用。但是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:防风古人对美的追求是多么的殫精竭慮,不遗餘力!。
    防风古囯生产玉器之艺高、貌美,量大,实在令今人难以想像,有人作过推断,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,一个玉工制作一件普通的玉琮,从开料到对钻打孔,琢器成形,再细琢纹样,最后打磨抛光,必须化大几个月,甚至經年的时间。而良渚玉器可以说是海量的,不但本国人用,甚至还作为商品输出。据说:防风氏带着玉器到一亇名叫湖岛的地方,与别的部族人交换青銅器。湖岛类似于今天的集市,趕集者来自各亇方國,也可能有来自海上的。(古籍戴:防风氏的一个妻子,就来自海島)防风氏以玉器作为商品来进行贸易,已萌生了商业贸易,互通有无。可以想见,防风国的玉文化,通过以物换物的商贸途徑,可以传布到四面八方。对中华地域内的其他地方,造成了巨大的,不可估量的影响,难以弄得清有多少地区,有多少方囯,融入了防风国玉文化?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上面说了一些物質文化,这里再说说精神层面的,那就是文字了。我们从小就听说过昌吉造字。昌吉生活的年代好像是在黄帝时期。可能当时是造出了文字的,但一定是极间单的刻划符号。而到了良诸时期,也就是防风国的时代,其文字己初具规模。笔者见一个红色的良渚玉鐲,外面刻有许多太像甲骨文的符号。还见过几件刻有文字的良渚玉器。可惜这些文字难以破解,无法识得。在一件碎了的黑陶器的底部,刻了个与小篆相仿佛的“五“字,但是否就是“五'字?难说。王鐲和玉器上的文字较多,一定是成句的。但要破解读出这些文字,得有古文字专家来研究,若能读通,必将对防风囯当时的社会生活及人文制度有突破性的了解,可以确定的是:访风国己有了文字。
   可惜,如此光照后世,光彩夺目,灿烂而伟大的文化及其建树的文明,在绵延了千余年后,在四千多年前,倏忽之间被湮灭了!她怎么会突然消亡的呢?有人作了种种论述:有天灾说,因洪水,海浸;有人禍说,因内部矛盾激化等等。筆者翻查了大量资料,得出的结论绝不是上述这些原因,而是被夏禹一手毁灭的!古籍中虽有所记载,但却认为是神话故事,不 足为证。笔者认为口口相传的故事,或后人记录的传说,绝不会空穴来风,一定是真实的历史记忆。何况记载此事的古籍均是经典名著。如果笔者下文的判断当真有误,恳请方家教正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防风国君防风氏,曾协助禹治理洪水,疏浚过吴兴的东苕溪。那时候,禹奉帝舜命治理水患,禹掌控了帝舜朝的财政大权。不去管他禹用了什么正当的或不正当的政治手段,总之舜把帝位传让给了禹,禹就成了天下共主,也就是大中华的氏族联盟首领,高踞于殿堂之上。一次,禹召集各地方囯诸侯开会,'执玉帛者万人”。当然,那时候召开万人大会是不可能的,是后人记录时用了誇张词语。如果真的到会人员达万人,那时没有扩音设备,禹的讲话能使上万人听到吗?所以要如此誇大,不过是为了抬高禹的声名,地位而已。又一次,禹召诸侯在会稽开会,防风氏没有按时报到,迟到了。会上禹提出讨伐三苗的主张,让诸侯发表意见,所有诸侯均唯大禹的马首是瞻,唯独防风氏提出了异议。防风氏是主张和平共处的,正因为防风氏有此胸怀,所以防风国才保证了长时期的和平岁月,才得以一心一意地发展自己的事业,从而取了举世元双的宏伟成就。还有一点,前靣已經说到过,防风氏与三苗是同根同源,同一祖宗,怎么能兄弟相殘呢?防风氏是亇直性子,躁脾气的人,说话口气一定激烈了一点,禹是天下共主,如此高的地位,是众国诸侯推举的,不是自己封的,你一个小小防风国君,竟胆敢如此放肆?于是禹抓住其开会迟到这一条,就下令杀了防风氏。可以想象:防风氏赴会,决不会是一亇人前往的,一定有随同人员,这些人估计也不能幸免,抓的抓,杀的杀。禹並派遣武装人员,抄没了防风国的财富,强迫迁移了防风国人,到别处为奴。许多防风囯人,包括百越人,三苗人听到如此噩耗,便举家逃亡到了遥远的他乡。就这样,防风囯被灭了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 据浙江考古报导,在发掘抗州莫角山遗址时,发现了在一条河底有众多人的骸骨,經檢验后的结论是:非正常死亡,因头骨,体骨均有砍劈伤痕。在这些骸骨中发现了二具北方人的骸骨,这是經过科学化验得出的结论。因北方人是吃小米的。良诸人是吃大米的,在某部骨骸中的鍶同位素会不一样,吃小米的此方人除非吃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大米,便会和南方人一样,可见这两亇非正常死亡的北方人,到南方还不久。那么他们来干什么呢?怎么会和许多良诸人一样非正常死亡呢?而且还被抛尸河中?那只有一种解釋:必定是经历了一场非常慘烈的暴力事件!被杀的良渚人和北方人的尸体被随便地抛之河中,这一定不是良渚人所为,那么会是谁呢?是北方人!是禹带来的此方人!他们在抄没防风国人财产,逼迁居民时,发生了武力冲突。这两亇北方人是禹派往的执法人员,估计因同情良渚人,就维护良渚人,于是被同伙当叛敌杀了,和被杀的良诸人一同被抛尸于河中。与之相同之事,一定不止这一处,只是尚未发现罢了。就这样,防风囯被灭了,被灭得是如此的惨烈!良诸文化,主要是玉文化消亡了,消亡得如此的突兀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以马列毛的唯物史观看问题,绝不能以成败论英雄。蚩尤应该是初创了良诸文化;历代防风氏是发展了良诸文化,他们都是人类文明的先驱者!
  所以民间文学口口相传,代代相承。中华人民要永远铭记他们。防风氏较其先人蚩尤稍稍有幸些。当禹得知防风氏开会迟到,是因为途中遇到了洪水,防风氏与当地人民共同抗洪,躭误了时间,有的方国国君为防风氏鸣不平,群众也议论纷纷,禹第一是明白了自己杀防风氏确实不该;第二是他甚怕[众口铄金]。于是下令为防风氏平反,建祠以为纪念,还亲自前往祭拜,禹在这一点上,罪过极大,但知错能改,还是值得称道的。防风氏和其祖先蚩尤,虽然都是悲剧英雄,而防风氏比蚩尤光彩了许多。蚩尤却被妖魔化了很久很久,直至如今还依然被很多人视为邪道,唯有苗族人及有些汉人,对其尊而敬之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其实防风氏的良渚文化,並非烟消云散。在河南、皖,贵,川,晋,闽、粤,陝等地均发現了良渚玉器,这些玉器要么是当时通过商贸传去的,要么是在防风氏被灭国时,囯人大逃亡而带去的。这不能算作文化的传遞。当我们发现较良渚文化稍晚的龙山文化的靣貌,特别是玉文化的琮、璧,钺,璜时,几乎错以为是良渚玉器,其形制与良渚的器物,似出一辙,只是没有了神人兽面纹这个防风囯徽。有人考证,龙山文化就是夏文化。那么,可以肯定,是夏传承了防风氏的文化。那是铁板釘钉,不容推翻的历史事实。至于东方的良渚(防风)文化之西渐,不仅传至皖,豫等属于夏朝的核心地区,甚至遠达甘,青,巴蜀等偏逺地域,从齐家文化遗址出土的玉璧,玉琮、玉钺等,都可以看到良渚文化玉器的身影。齐家文化亦晚于良诸文化。还有在四川的金沙遗址,出土了从良渚传往的玉琮,还出土不少当地制作的玉琮,玉璧等器物,均为仿照良渚的样式而琢成的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所以说:'良渚文化比中原文化先進不了多少'。 那是一种以中原为正统的意识在支配其思维,故而得出了背离史实的论述。此结论除了贬低良渚文化,以维护中原为正统之外,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。如果你能颠倒成'中原文化东传至良渚地域,造就了良渚文化”。那么你的努力就合算了,可惜摆明了的史实,你能扭得转吗?当然,这是笑话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 至于夏朝,较新石器时代有其好的一面,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,生产力较前有所提高;冶金术(青钢制器)有发展。除此之外呢?夏朝发明了一亇 '家天下',创造了一个'奴录社会'!摧毁了先進的良渚文化,灭掉了社会和谐,勇创文明的防风氏囯,难道这能说是'进步'?人类社会的历史非必定是一代比一代進步的,在历史走到某亇特定的时间节点,开历史倒車这种事,並不鲜见!人类社会的历史往往是進進退退,然后又迎来了一个新的、美好的历史时期。因为之前的历史时期总会留下许多美好的记忆,从而推动了历史的前進。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,这是无法也不容置疑的。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此文说的中华文明东发西渐,並无埋汰中原和其它文化的意思。上述种种,只是证明中华文明的源头在东方!
   当历史走入商朝,中华文化东发两渐的轨跡更为突出:防风国创造的兽面纹,在商湯的青铜器上比比皆是,其甲骨文就更是防风国文字的延续和发展。到了周朝,还依照良渚玉器著书立说,有'六瑞'之制。以上种种,已足以证明东方是中华文化的源头,是东发而西渐的。
   至于文中有时说中华文化,有时说中华文明,那是因为文化包含着
文明,文明离不开文化,二者是共存的。因而笔者也就混着用了.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9 6 8程柱石初稿于涇西   

网站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与网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果本文内容有侵犯你的权益,请发送信息至992365365@qq.com,我们会及时处理

最新评论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周排行|桐乡生活网 ( 浙B2-20110374-1 )   安全联盟

GMT+8, 2019-7-19 12:13

版权所有 桐乡生活网

© 2007-2014 Tx365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